ArtPro
Language
HomeShows博纳德·弗瑞兹于贝浩登(上海)个展《经纬万端》
博纳德·弗瑞兹于贝浩登(上海)个展《经纬万端》
Artist: Bernard Frize
Time: 2021.04.02 - 2021.05.29
Address: 上海市黄浦区虎丘路27号
IntroductionArtwork
Preface

贝浩登(上海)荣幸呈现法国艺术家博纳德·弗瑞兹在中国内地的首次画廊个展“经纬万端”,集合展出弗瑞兹的 17 幅最新画作。

乍看之下,弗瑞兹的画作有着显著的直观性。条带挥毫而就,纵横交错,宽窄各异,曲中求直,丙烯颜料在树脂的夹和下流光溢彩,颜色或清或浊,因为紧密的排列而难分彼我。的确,一切尽在眼前。从左到右,自上至下,当目光追踪引导,游走于画面之上时,我们便是在层层还原每一道笔触,将经与纬依次编织、打散、纫辑。画幅的转换拉近或推远焦距,昭示下一个演化中不可全然预测的必然。

与拼图需要推理复原相类似,弗瑞兹的作品鼓励人们依据逻辑对画面进行解析。游戏在英文中又称“再造”(recreation),它从错综的规则构造中获得了尺度参考与挑战性。弗瑞兹的创作亦拜规则所赐,他为自己划定限制,例如绘画过程中画笔不得离开画布、画作完成后不得修改,或是在特定情况下避免途经同地三次。他喜爱翻阅数学谜题及棋谱,这些游戏思路也为他的作品提供了部分框架。当弗瑞兹将序列中的可能性探究穷尽之时,新的模式会在偏离中诞生。

弗瑞兹探索湿树脂等媒介,以及包括接力绘画在内的创作手法,借助偶发性为预设的结构加入变量。尽管他的绘画方法论始终如一,其多年以来的作品却呈现出变幻莫测的面貌,让观者难以确认特定的美学标志,从而要求他们潜入观看的更深层次。

“如果我们无需借助描摹就能够解释它,那就没有绘画的必要了。”在弗瑞兹看来,绘画和语言中不存在等效的对应,观看绘画的体验无法借由语言实现完整的表述。既然如此,随机生成画作标题也无妨。单词和字母被任意选中,在排列组合后行使着类似序列号的功能。

弗瑞兹无意指定寓意,也不愿提供联想的线索,因为这会让观众产生惰性。再者,其作品中持续出现的制衡关系才是理应获得聚光灯的焦点。恰如《庄子》杂篇所述:“终身不言,未尝不言。”有了不断的自我审视和自我更新,抽象终于在变化的钟摆下成为一种真相之源。

Collapse details